新华网评论称日本天皇应为侵略战争谢罪

新华网北京8月25日电 冤有头,债有主。上世纪30至40年代,日本军国主义发动的侵略战争,是造就和支撑军国主义的天皇、政府、军队和财阀等主要势力形成合力的恶果。他们对中国、亚洲和世界人民犯下了罄竹难书的罪行,对侵略战争负有不可推卸的罪责。

日本天皇从明治维新到二战期间,权力达到巅峰。裕仁天皇在位时指挥策划日本相继发动侵华战争和太平洋战争,是侵略战争的罪魁祸首。日本政府即内阁在侵略战争期间,扮演着军国主义意志代表的角色,直接策划了侵略战争战略,推动了战争机器运转。近卫内阁提出“大东亚共荣圈”的殖民理念,东条英机则是直接以陆相身份担任首相,日本投降后成为头号战犯。在日本对外扩张的战争中,日本军队是军国主义和日本政治的主导力量,更是制造战争暴行、实施血腥屠杀的万恶罪犯。日本财阀特别是三井、三菱、住友、安田四大财阀,依靠战争、占领、掠夺大发横财,是发动侵略战争的背后推手。清算战争罪行,必须清算当时日本的政治、军事、经济集团的罪行,他们不仅是中国、亚洲和世界人民的历史罪人,也是日本人民的历史罪人。

日本投降70年了,尽管日本在野党派和民间人士不断反省侵略战争罪行,决不让民族和世界的巨大悲剧重演,但战后日本仍有来自天皇、政府、军队和财阀的力量,拒绝公开认罪、向受害国家和人民道歉。尽管东条英机等战争罪犯被处以极刑,永久钉上历史耻辱柱,但日本一些右翼势力及政客仍然将其奉若神明。从战后日本政治图谱可以明显看出,若要日本改弦易辙,认罪道歉,专守防卫政策,关键在于主导日本政治的重要势力能否幡然悔悟、弃旧图新。令人失望的是,最近日本众议院强行通过的新安保法案,表明安倍政府是在逆潮流而动、背人心而行,表明日本的主要政治势力还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对待70年前那场战争的立场和态度。

日本政界、军界和财界,在反省侵略战争罪行上负有主要责任。裕仁天皇一直到死也没有对日本侵略过的受害国和人民表示谢罪之意,其继位者则要从勃兰特的“德国总理跪下去,德意志民族站起来”中受到震动,以谢罪换取冰释,以忏悔换取信任,以真诚换取和谐。20年前,日本首相村山富市发表谈话,公开表明对侵略战争“深刻的反省和由衷的歉意”,对所有受害者“沉痛的哀悼”;今年,他又撰文表示“必须要切实进行谢罪”。当年参加侵华战争的许多老兵及其后代,勇敢站出来揭露战争罪行,向杀害的中国人赔罪。而日本自卫队要得到尊重,就必须与当年的侵略军队彻底切割。当代日本的财阀集团,要为日本的和平发展发挥积极作用,再也不做毁灭民族的推手。从前人的玩火自焚中吸取沉痛教训,才能避免重蹈覆辙。“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习总出新书窥透中国治理智慧

昨天有消息称,习近平新书——《做焦裕禄式的县委书记》已经出版发行。继《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以520万册刷新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领导人著作发行记录后,习近平又一部署名著作终于问世。岛叔在今天一大早便去书店入手了一本。


大山里的色魔何以被当成天使

犯下多种罪行的王杰何以至今才案发?原因在于披了件“公益助学”的外衣,蒙骗了很多人和部门。先是蒙骗了媒体。当地媒体没做深入调查,就冲其“公益助学”的善举,便不吝版面大肆报道其事迹,称其为“大山里的天使”,“人间阿波罗”,然后蒙骗了更多人。


崔龙海来华,朝鲜出的什么牌

从朝韩两国国内来说,朴槿惠本人早些年曾以大国家党党魁身份,赴平壤拜会过金正日,是韩国保守党内第一人,在南北问题上在野党没有像样的人选能挑战朴槿惠的政治地位。金正恩上台之后,还没有亲自进行过正式的外交活动,对韩方针也比较暧昧,需要给各界一个明确的信号。


中国式哄抢背后的庸常之恶

今天,一切似乎都变了,农民兄弟似乎不那么靠得住了。,老百姓哄抢物资的事情每年都在发生。中国式哄抢几乎无处不在,不断冲刷着人们固有的认识。难道说,中国的农民已经变了,乡土社会的淳朴已经不复存在了?似乎也没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