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谈《平凡的世界》:我和路遥住过同一窑洞

来到全国人大代表、上海新娱乐传媒有限公司首席主持人曹可凡面前,习近平总书记问:“《可凡倾听》还在做吗?还在固定时间播出吗?”曹可凡回答:“还在做,固定时间播出。”

习近平总书记又问,最近在忙什么?曹可凡不失时机地推介正在东方卫视制作播出的电视剧《平凡的世界》。刚提到该剧由路遥小说改编而来,习近平就接话:“好几个频道都在播。”曹可凡有点惊讶,补充道:“这部剧是上海拍的,从买剧本到拍摄花了八九年时间。”

“上海人拍了陕北农村的片子?总书记看上去有点意外。”曹可凡说,习近平接下来说的话,才真让他料想不到,“总书记说:‘我跟路遥很熟,当年住过一个窑洞,路遥和谷溪他们创办《山花》的时候,还是写诗的,不写小说。’”

“一说到路遥,总书记的兴奋之情显现出来,脸上乐开了。那神态,有点‘我跟你说个秘密’的感觉,真情流露。”曹可凡对记者说:“你这么年轻可能不知道,《平凡的世界》曾经影响了一代人。主人公对外面世界的向往,对改变祖祖辈辈的生活方式的渴望,对土地的复杂感情,还有他们的自尊和奋斗,曾对我这个1960年代出生的人产生了很大触动。”

“总书记比我年长10岁,而且有过陕北农村的生活经验,我相信他比我们更熟悉少平、少安们的世界。”曹可凡说,少平、少安们经历了人生的犹疑、抉择和取舍,想依靠不屈的奋斗改变生活、实现抱负,这是属于那个年代的“中国梦”。

习近平和曹可凡的交流进行了不过一分钟左右,“那是非常闪光的一分钟。”曹可凡说。 来源:文汇报


李克强的王牌计划

制造业对中国意味着什么?为什么在服务业比重超过制造业,制造业全面过剩,且产生诸多环境、安全问题的情况下,国家还要继续强调制造业不可替代的作用?岛叔非常认同李克强的论断,中国制造业不是要不要发展,而是必须发展,必须转型升级。一句话,中国制造需要正名!


大学生读不下红楼梦谁之过

大学生读不下《红楼梦》,确实说不过去,这是我国功利教育之耻。我不认为手机和电脑的普及,是造成学生快餐化、碎片化阅读,远离纸质书籍的主因—手机和电脑的普及,在国外也存在,但国外学生和成人却有良好阅读习惯,到图书馆看书,在地铁和火车上看书,是很多人的生活方式。


穹顶之下别找一堆爸爸回来

不管什么原因,至少说明“防治雾霾”这件事情,它不简单,不是靠“吹”就能解决的——“风吹”顶多管几天,“嘴吹”一天也管不了。要想解决,该分析的分析,该治的治,该停的停,该跟老百姓说清楚的说清楚,一步一步的按照科学的要求来进行。


泼粪大妈为何会如此猖獗?

继在广州性文化节上对彭晓辉泼粪、在西安对金赛、彭晓辉、方刚和我的照片泼粪之后,泼粪大妈又跑到山东闹事,煽动一群保守的学生家长反对性教育。泼粪大妈为什么会如此猖獗?我做了一点分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