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少女毁容案再开庭 原告索赔增至467万元

中新社合肥2月4日电(记者 张娅子)备受外界关注的安徽合肥“少女毁容案”中的民事索赔案4日在合肥市蜀山区人民法院开庭,因涉个人隐私,法院进行了不公开审理。受害少女周岩向加害方陶某、陶某的父母提出要求赔偿467万元人民币的民事诉求。

截至当日下午庭审结束后,原告周岩的代理律师、安徽金亚太律师事务所李智贤律师告诉记者,庭审中,原、被双方同意调解,3日后向法庭送交调解意见。如调解不成,将由法院判决。

李智贤说,周岩提出467万元赔偿,主要包括其昂贵的治疗费,还有鉴定费、伤残赔偿金和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其中,100万元精神抚慰金是周岩在今天的庭审中当庭提出增加的。周岩认为,50万元精神抚慰金是2012年提出的,现在已经过去3年,自己的精神受到了严重的伤害,所以提出增加索赔金额。

当日,记者看到周岩戴着白色的毛线帽子和围巾,只露出大大的眼睛,经过3年多的治疗,虽然已有好转,可面部颈部皮肤仍布满疤痕。

周岩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自己已经年满18岁,可以亲自上庭,她希望陶某的父母能给自己一个说法。她说,目前自己心情比之前好些,每天仍然在做康复,业余时间也在看书和画画。

2011年9月17日晚,16岁的合肥学生周岩如往常一样放学回家,追求她的同学、17岁的陶某因恋爱不成,产生报复心理,来到被害人家中,将事先准备的打火机燃油泼在被害人身上并点燃,致使被害人面部、颈部等多处烧伤。后经法医鉴定:被害人周某面颈部及左耳烧伤,所致损伤后果构成重伤,颈部及左手功能障碍构成重伤。被害人伤残等级综合评定为五级。案件发生后,陶某因故意伤害罪被判有期徒刑十二年零一个月。

由于伤情鉴定等多种因素,该案民事赔偿一直还未开庭审理。4日,“合肥少女毁容案”中的民事赔偿案在蜀山区法院不公审理。原告方周岩及其父母、代理律师出庭,而被告方仅有代理律师出庭。(完)

(原标题:安徽“少女毁容案”再开庭 原告索赔增至467万元)


47岁姨妈嫁26岁外甥是悲情

工作人员认为这是一场闹剧,而我认为这是一场悲剧。在我家乡曾经流传一首著名的民歌叫《小姨嫖外甥》,老人们唱起来很悲情,与《单身苦》的唱腔差不多。这首民歌虽然带有黄色,但却是一种悲天悯人的情怀,让人感到悲怆。


媒体札记:离安邦4.5km

这究竟是一家怎样的公司?配合着外媒小道信息的内销,社交媒体在一番交头接耳后,终于得以露出会心一笑,原来创始人兼董事长吴小晖是总设计师邓小平的外孙女婿。


女性政治野心低于男性么?

《华盛顿邮报》报道,研究表明,女性在18岁之后对政治的野心比男性低。年轻男性比年轻女性更可能会考虑参政竞选。这一性别差异从大学时期开始凸显,主要与接受的社会经验有关。


谁堪安邦?

差不多一周前,42岁的民生银行史上最年轻行长毛晓峰突然被传带走协助调查,一时间风波乍起,消息频出。围绕毛晓峰的消息还未止歇,安邦就“或非本意”地侧身闪进了公众和媒体的视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