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参加公祭仪式 获最高礼遇

夏淑琴、李高山、余昌祥、阮定东、王长发……他们都是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八九十岁的高龄阻挡不了祭奠的脚步。“我们一大早就来了。”与往年不一样,这些老人在首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仪式上,享受了最高礼遇:国家领导人站着,他们坐着。仪式后,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还亲切会见了他们,与他们一一握手,听他们讲述那段悲惨的历史。昨天,很多幸存者心情激动,余昌祥坦言:这一天一辈子难忘,感到从未有过的欣慰。 见习记者 欧阳丽蓉 现代快报记者 毛丽萍

幸存者代表坐着参加仪式

每年12月13日,不管刮风下雨,南京大屠杀幸存者都会赶来悼念。

昨天,首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代表来了,年龄最大的91岁,最小的83岁。

整个公祭仪式,他们享受了最高礼遇,全程坐着参加公祭仪式,“他们说,你们岁数大了,不要站起来。”余昌祥老人告诉现代快报记者。

据介绍,昨天现场参加国家公祭仪式的幸存者包括:85岁的夏淑琴,一家9口遭日军杀害7口;87岁的余昌祥,生父死于大屠杀,养父也被日军捅成重伤;77岁的阮定东,爷爷被日军用刺刀捅伤大腿及腹部,几天后不治身亡;85岁的周湘萍,父亲与爷爷死于大屠杀;91岁的王义隆,被日军在头上砍了一刀侥幸逃生,至今仍留有疤痕;78岁的傅兆增,曾遭日军枪击左腿留下伤疤,目睹姑妈被日军打死;90岁的岑洪桂,他的家被日军放火焚烧,未满2岁的弟弟被活活烧死,本人也被推入火海烧伤腿部;91岁的王长发,哥哥被抓走枪杀,姐姐遭日军强奸;83岁的姚秀英,爷爷、母亲、姐姐、弟弟、妹妹遇难,姚秀英和奶奶、父亲因被尸体挡住,侥幸存活;84岁的仇秀英,母亲被日军士兵杀害,自己跟父亲躲进一个草棚里,幸免于难。

提及作为代表到现场参加仪式,李高山老人的心情相当复杂,他既是参加过南京保卫战的老战士,又是幸存者代表。“能参加国家公祭仪式十分激动,这是国家铭记历史的举动,今天我们也要牢记落后就要挨打的教训。”老人告诉记者,他今年2月份脑中风,但很幸运还能走路,还能来到公祭仪式上。“只要我能活着,我就一直要作证。”

“没想到总书记会来看望大家”

余昌祥说,看到总书记他们都很激动。老人告诉现代快报记者,当时一坐下来,听国歌一响,眼泪就唰地一下涌出来了。

他说,跟以往相比,心情真的不一样,“这是国家层面的悼念。”

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仪式结束后,10名幸存者及死难者遗属被带到一个会议室,“突然,大家看到,习近平总书记进来了,他跟我们一个个握手,亲切地和我们聊天。”余老直言没想到,总书记会来看望大家,“真是没想到。”

据介绍,整个会见持续了十几分钟。虽然时间不长,但已足够让他们记住一辈子,余昌祥说:“这天,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当时,夏淑琴老人排在第一位,总书记上前跟她亲切握手;余昌祥老人排在第三个,“当时,总书记问我多大了”,余老回答88岁,“我跟总书记说了我当年的经历,以及家人的遇难经过,总书记听了,叫我好好保重身体。”

据介绍,习总书记当时对幸存者们表示,这段苦难历史是民族的记忆,只有铭记才能珍视和捍卫来之不易的和平。作为见证人,你们要用亲身经历向世人告知历史真相,教育后代。

记者了解到,根据江东门纪念馆统计,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仅剩100多人,平均年龄已超过80岁。

更多幸存者电视机前“参加”公祭

更多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在家里度过了这个特殊的日子,他们告诉现代快报记者,电视机前“参加”公祭活动也同样让他们激动。

“总书记来了,那么多领导都来了,还有一万多名群众,直播刚一开始,我就忍不住流眼泪了。”往年的12月13日,80岁的佘子清都会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参加悼念活动。而今年他是在电视机前全程关注国家公祭仪式,但内心却比以往任何一次参加悼念活动都要激动。

早上7点不到,佘子清就打开了电视机,频道锁定在中央电视台。“公祭仪式的直播从头看到尾,真的是太激动了。跟以往不一样,今年是国家公祭,对30万遇难同胞的悼念‘升级’了。”佘子清说,自己亲身经历了那场劫难,不由得就会想起自己母亲、还有无数老百姓被日军残忍杀害,这些场景一直在脑海中回放。这样一场公祭活动让他回忆起伤痛的往事,更让那些不曾经历的晚辈们了解了这段历史。同样,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张慧霞也在电视机前,激动流泪,她说:“这是对遇难者最大的慰藉。”

社区·幸存者讲述

81岁幸存者梅寿芳:

全家8人被杀,埋尸体就埋了一周

昨天一早,家住西善桥街道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81岁高龄的梅寿芳老人,在儿女的搀扶下,坚持来到了西善桥历史文化博物馆,昨天上午这里举行了庄严的“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77周年祭”悼念活动。在进行完默哀、敬献花篮等仪式后,身份最为特殊的梅老,第一个上台发言——5岁时亲眼见到全家8个亲人被日本士兵杀害,梅寿芳老人是家里仅有的几名幸存者之一。

梅老回忆,1937年12月,日本军队进入他所在的西善桥梅家湾村,他们把男人们都拉去干活,到了晚上,便把家里女人们关在一个房间,日本人用电筒照,看到比较漂亮的女人便拖出去强奸。天不亮时,女人们带着孩子逃到山里面去,日本人起床后看到她们跑走了,便找男人们报复——把男人们膀子和膀子捆绑在一起,站成一个圆圈,往中间扔了几个手榴弹,他们顿时被炸得血肉模糊。梅寿芳的祖父梅长春,二叔梅福松,堂叔梅福源、梅福财、梅福全、梅福华,太祖母梅周氏,再加上日本兵拉来的人,共11人,其中死亡10人,1个受重伤。临走时,日本人又放了一把大火,到第三天上午,梅寿芳的母亲和婶婶们带着孩子回来一看,房子已烧毁,很多亲人被打死了。之后,人们埋尸体就埋了一个多星期。

现代快报记者 王颖菲

92岁幸存者胡桂英:

中了两枪,在床底下躲了20多天

昨天上午9点,在南京市玄武区梅园新村街道富贵山社区,几十位居民聚集在这里,悼念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寄托哀思。

哀悼活动开始前,社区工作人员特意请来了南京大屠杀幸存者,92岁高龄的胡桂英老人,给大家讲述她的那段亲身经历。

大屠杀那年,胡桂英才14岁,她和父母、奶奶以及一个弟弟住在后宰门附近。“邻居全都被杀了。”胡桂英回忆,她还没找好地方,鬼子就冲进来了,身边的人一个一个倒下去。“啪”的一声枪响,鲜血从右肩头涌出来,胡桂英慌张地转过身子,看到枪冒烟了,知道不好,下意识地用左手去挡,又一颗子弹射来,打穿了她的手……再后来,胡桂英就势往地上一倒,装作被打死,才逃过一劫,“我在床底下躲了20多天,才敢出来。”

在昨天的哀悼大会上,老人家坐在轮椅上,声音洪亮地告诉大家:“战争太可怕,枪一响就是一条人命,一定要和平,全世界人民和平相处。”

现代快报记者 郝多


血祭中华英魂

长眠于九泉的遇难同胞们,现在你们可以安息了,国家以最高规格为你们祈福安魂,军人们以钢枪为你们守灵驱邪,孩子们以和平鸽放飞着你们的理想、延续着你们的生命。


三个辅警和一个失足女

三个辅警能如此肆无忌惮地对一个失足女集体施暴,进而抢劫,跟社会上习惯性占领道德高地,进而用道德越俎代庖,替代法律的思维模式息息相关,甚至连一些执法者都习以为常。


美国联邦政府会再度停摆么

强行出台的移民体制改革,这项改革措施一旦落实,将有至少数以百万计的非法移民可摆脱被强制驱逐的命令。最终这项表决以219票赞成、197票反对的结果获得通过。


网评十大政策倾听民意新常态

此次十大政策评选,被媒体称为“国务院首次利用官网发布微博的形式,通过让网友投票选择直接最关心的政策,来倾听社情民意”。既谓首次,就诠释了其突破性的标本价值。但形式毕竟只是形式,它背后所释放的谦抑姿态和价值取向,更耐人寻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