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院士:现在社会最大危险是大家太爱钱

4月29日,中科院院士、中大教授计亮年荣获广东省2013年度科学技术突出贡献奖。这是广东科技界的最高荣誉,去年一度空缺。在他耄耋之年,这个荣誉的到来并不意外。55个年头里,计亮年一直潜心从事配位化学方向的研究。50万的奖金虽然还没拿到,他已经想好,将全部捐赠给中大贫困学子。

计亮年一向低调,这是为数不多的一次专访。80岁的他更像一位长辈,回顾人生,告诉你做人的道理。他说,现在社会最大的危险是“大家太爱钱”。“一个人最大的财富,其实是大家对你的评价。”“当你老了,大家对你有很高的评价,这是钱买不来的”。

[经历]

从皮革工人到钻研边缘学科

满头银丝,精神矍铄,初见计亮年,他伸出右手,中指上有着厚厚的茧,告诉南都记者:“这都是写字写的。”

1934年,计亮年出生于上海一个职员家庭。6岁和9岁时,他的母亲和父亲就因肺结核病不幸相继去世。14岁时,正在念初中的他不得不辍学,进入上海皮革制品厂当学徒。

1949年再次获得学习机会。1952年他以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考取山东大学化学系。1959-1960年,计亮年师从戴安邦院士和苏联专家萨维奇教授。1959年起,他开始在生物无机化学交叉学科开展研究(即生物体系中的配位化学)。这在当时是边缘学科。

“边缘学科边缘化。”计亮年说,在目前的评价体系里,边缘学科的论文发表难,引用较少,在申请奖项、职称难度相对更大,很多学习边缘学科的人知道它重要,但学一下就退出了。“20年前,中国最高峰有28个单位研究生物无机,最低潮2005年只剩8家,现在又热起来,大概有七八十家”。

计亮年一直未离开———“做科研就像打井,认准了方向就要一直钻下去”。

首次发现“茚基动力效应”

1975年,计亮年调入中山大学至今,他笑称,自己经历了八任中大校长。计亮年创建的中山大学生物无机化学研究团队,始终瞄准解决当今人类面临环境、能源、生命等危机中具有重要应用前景的金属酶化学及应用转化这一研究对象,成为中大化学院无机化学的奠基人之一。

在美访学期间,计亮年凌晨4点半起床,冒雪到实验室“抢数据”,首次发现“茚基动力效应”,为廉价金属锰代替贵金属作为氧化均相催化剂开辟了一条新途径。国际上首个将绿色仿生金属卟啉改造碳氧化合物氧化新工艺在工业上获得成功,计亮年做出了理论上的先导作用。

2003年,他成功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

[感悟]

去对任何人好,好心总有好报

回顾过去的80年,计亮年说,每个人都要走的,当你走的时候感到没有虚度年华,一生没有对不起别人,是最大的快乐,“不要感到对不起这个对不起那个,那是最大的痛苦”。

“人的衰老是必然的现象,作为老同志,现在一线上的报告,让中青年教授去作,国际上的职务也准备逐步退出。”计亮年说,年到八十他也不会停下来,“我也会作报告,主要总结人生规律。告诉青年一代,我为什么能活得这么幸福”。

如今,计亮年依然坚持每天步行半小时上班,不请保姆,不浪费一张纸,出行坐公交轻易不打车,生活简约朴素。

患有高血压的他,几十年如一日,每天按时测几次血压,记了十几个本子,现在血压控制得好。他说,这就是认真严谨。

他说,人一辈子,关键要做到勤奋、认真、诚信,抓住机遇,自力更生,特别要有好的情商。“去对任何人好。你帮助人家,即使人家变得比你强,忘记你了,也不要生气。好心总有好报”。

名声好不好,会永远留下来

“现在社会最大的危险,就是大家爱钱,把钱看得太重,这是最差劲的。”计亮年淡泊物质。他说,再多的钱到老都带不走,但是名声好不好,是永远留下来的。

“一个人最大的财富,就是大家对你的评价。当你老的时候,大家对你有很高的评价,这是钱买不来的。”在他看来,中国人聪明勤劳,但太在乎钱,要用爱心顶替钱。“要提高全民素质,让人有爱的感觉”。

“现在有种说法,假药假酒三聚氰胺都归在化学头上,但化学不是这样的。”计亮年鼓励青年一代尽可能减少废物产生,不要浪费在化学反应中一个原子,在仿生科学里有创新思想,解决当前人类面临的问题。

获奖后,学生从四面八方赶来祝贺,计亮年对南都记者说,“我一辈子都低调,这么老了还出什么风头,尽量帮助我低调一点,十分成绩写一分就够了。”

“我老了,唯一的心愿,是希望我的学生能超越我。”计亮年桃李满天下,他培养了100余名研究生,“现在社会太浮躁,希望年轻的科研学子把心静下来”。

他很高兴,现在大家都慢慢认识到科研的重要,特别是基础理论研究的重要,“有的家庭把能赚钱的人看作是能干,我认为有学问有知识能对人类有贡献,是最大的荣光”。

[知多D ]

生物无机化学

生物无机化学,又称无机生物化学和生物配位化学。为生物化学和无机化学间的交叉学科。

主要研究生物体内存在的各种元素,尤其是微量金属元素与体内有机配体所形成的配位化合物的组成、结构、形成、转化,以及在一系列重要生命活动中的作用。生物体内存在有钠、钾、钙、镁、铁、铜、钼、锰、钴、锌等十几种元素,它们能与体内存在的糖、脂肪、蛋白质、核酸等大分子配体和氨基酸、多肽、核苷酸、有机酸根、C l-等小分子配体形成化合物,主要是配位化合物。

采写:南都记者 贺蓓

摄影:南都记者 冯宙锋

(原标题:“现在社会最大的危险,是大家太爱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