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车司机代表:专车发展影响收入需尽快规范

京华时报讯(记者黄海蕾)昨天上午,中国道路运输协会就出租车改革召开座谈会,全国十余个省市的出租车司机以及企业代表参加,不少出租车司机认为,专车发展扰乱出租车的运营秩序,目前,对出租车司机收入影响大,需要政策尽快规范。

私家车接入专车平台扰乱出租车秩序

昨天,来自全国各地的出租汽车公司企业负责人,包括从各地赶来的一些出租汽车驾驶员,表达他们对《出租车改革征求意见稿》的建议。不少司机认为,专车发展缺少政府监管,私家车接入专车平台属于非法运营,同时,由于专车进行低价补贴,与传统出租车形成不正当竞争,扰乱了出租车行业的客运秩序。

昨天,哈尔滨天鹅出租汽车有限公司董事长崔永强提到,目前专车和传统出租车的价格和管理完全是无序的。比如非法的运营车辆,经过专车这样一个名称的加入就洗白成网络约租车,私家车完全进入平台,对于目前的出租车来讲是一个重创。北京首汽集团副总经理梁海晨认为,现在大量的私家车接入专车平台,对出租车来讲,是非常不公平的一种竞争,他认为应该拉开彼此档位,进行错位竞争,这才是一个公平的市场。

而很多出租车的驾驶员也认为,专车平台的出现、专车的出现,对他们的收入带来很大的影响。济南恒通出租汽车股份有限公司驾驶员何华友提到,在专车出现之前,他每个月的收入是4000到5000元,而目前他们每个人的收入已经降到了2000到3000元。北京北方出租车汽车公司驾驶员王建生认为,专车出现后,他每天拉活儿的单数下降不少,每月工资平均降2000元。他们希望这个改革征求意见稿能够尽快落地、出台,使出租车市场能够有序。

平台与司机签劳动合同不利于官方专车发展

祥龙出租总经理吴亦军认为,征求意见稿应该进一步明确时间,比如,改革意见提到逐步将出租车经营权从有偿无限期改为无偿有限期,目前对于出租车的经营权有偿到什么时候,有限期从什么时候能终止,包括出租车的承包期、运行的价格等,改革意见应该更加明确,而不是目前这样一个模糊的表达。

此外吴亦军提到,征求意见稿应该增加一些内容,比如说支持和鼓励传统的出租车在网络约租车上进行一些探索,目前祥龙出租有限公司已经跟首汽进行合作,祥龙出租车将巡游车指标转化为提供高端服务的专车,并将车辆搭入到首汽运营的一个平台。

征求意见稿当中提到,切入网络平台的驾驶员应跟平台签订劳动合同,目前接入首汽约车的车辆以及驾驶员仍属于祥龙公司管理,如果让驾驶员再跟首汽约车签订劳动合同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征求意见稿中应该对此内容进行修改。如果不更改,对于祥龙来说,这是赌上了传统出租车在网络约租车探索的可能。

昨天,全程参与交通运输部文件起草的交通运输部公路科学研究院副主任王浩提到,对于预约出租车经营者的概念可能还需要进一步明确,在网约车中经营者是网络平台,但传统出租车进入网络预约平台的时候,可能经营者仍然是出租车企业,而不是网络平台,下一步交通运输部16号令修改以及对于预约出租汽车的概念进行界定时,需要进一步明确。

昨天会后,中国道路运输协会相关负责人表示,将尽快把出租车企业以及司机的声音进行梳理,上报交通运输部。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当记者节遇立冬,是留还是走

无论时代再怎么变,新闻不会消亡,新闻人也不会消亡。新闻人,仍然是国家这艘巨轮上的瞭望者,审视海上的不测风云和浅滩暗礁;仍在为历史写下初稿,记录这个时代的光明与黑暗。


如何建有中国气派的一流大学

如果学校能完全自主,那么,根本不必在乎各种大学排行榜的指标,而应该有自己明确的定位,坚持自己的办学特色,鼓励教授们做自己感兴趣的研究和潜心教学,这样的学校,会因鲜明的特色,受到社会的关注,而成就为有影响力的一流大学。


重启IPO,期待不一样的开始

中国企业需要更为高效的融资渠道,中国投资者需要更为公平的投资场所,中国需要一个更透明的资本市场。对于经济结构正在深度调整的中国经济来说,这是资源通过市场之手重新整合的关键场所,对于千千万万的创业创新者来说,这是撬动他们更大的经济雄心的竞技场。


写错一个字,吓死宝宝了

人不是机器,出点差错应可理解。况且即使是机器,也有“罢工”的时候,计算机出现乱码也不是稀罕事。在机关搞文字工作也是这样,没出过差错的基本没有,关键是你这个差错出在哪、大不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